George
昨天在家看了一部纪录片,讲人和类人猿(红毛猩猩,黑猩猩,银背大猩猩)为什么只有1.4%的基因差异,但是在地球上的成就却天差地别。 很多人类的能力:学习能力,解决问题能力,做事情规划能力等等,很难找到类人猿逊色于人类的地方,比如猿的短期记忆能力大大超出人类。 最后,节目给出了一个看似不重要但可能是答案的猜想,那就是人类的学习方法(注意,大脑容量已经是结果不是根源)。 第一,猿的学习能力很强,但是成年猿不会刻意教授幼猿(人会为儿子慢动作示范怎么做,而猿不会);第二,人类通过严格的模仿学习,但是猿会挑选出最简单的路径解决问题。所说的严格模仿,就是“老师”做的很多不必要的动作,“学生”也会不屈不挠的模仿。比如,如果老师在写字的时候会挽挽袖子,那么学生即便没穿那么宽松的衣袖也会做一下这个动作。从这一点来说,仿佛人类才应该是拿树枝戳白蚁洞的那位,而猿才应该是坐航天飞机遨游太空的那位。 在单一实例下,人是败北的,但是群体化社会化后,人是胜出的。也就是说,人等红绿灯,而道路上又没有车在往来,这对于猿是不可能,也不可思议的。 网络上有一个故事流传甚广也就是一个工头和一个博士后的竞争:“大功率电风扇吹落空纸盒盒”VS“光机电算自动化设备检测移除空纸盒”。很明显,前者是捷径,后者是博士后多年“模仿式学习”落下的病根。 任谁都可以尽情的嘲笑博士后,赞美工头。 但是,经过长时间的累积以后,变化会发生。“光机电算”最终触发产业革命,雏形设备经过多轮的迭代继承,最终成长为更强更先进更多功能,更能解放人类劳动力的先进设备。而它的老朋友“大功率”电风扇可能还是电风扇。 我们华为的产品开发也是这样。多数人都会为“某人发现的解决问题捷径”而喝彩,会为自己找到IPD流程落后的单点而激动不已,会不遗余力推广自己发现的捷径,会为了短期提高效率而大费苦心。殊不知,这可能是原地踏步的开始。
2018.04.21